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内地明星访谈

李一桐:红与不红不是我做演员的初衷

时间:2019-12-26

李一桐

李一桐

《鹤唳华亭》海报

《鹤唳华亭》海报

由济南走出去的演员李一桐,像很多演员一样在剧组踏实拍戏,低调务实不炒作。李一桐今年迎来“霸屏”时刻。她与当红小生邓伦主演的《海棠经雨胭脂透》于10月份播出,话题密集;而到了年终,由她担任女主的两部大制作古装剧《鹤唳华亭》和《剑王朝》也在热播当中,分别搭档的是顶级“咖位”的罗晋、李现。

作为一位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的非科班出身的演员,李一桐的演技备受认可。近日,很少接受采访的李一桐接受家乡媒体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专访,畅谈自己与表演的故事。

在电视剧《半妖倾城》中初露锋芒,李一桐正式踏入演艺圈。经过《朝歌》等剧的磨炼,在2017年新版《射雕英雄传》中因成功诠释了玲珑剔透、聪慧机灵的黄蓉而被大众所熟知,被剧迷亲切地称为“桐蓉儿”。

去年,李一桐与陈奕迅、李荣浩等人合作的电影《卧底巨星》上映,主演的古装剧《媚者无疆》更是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李一桐的待播剧还有与陈建斌合作的《爱我就别想太多》、与杨洋合作的《特战荣耀》、与许凯合作的《大唐女儿行》等,能在别人大喊“无戏可演”、影视遇寒冬的当下,在卫视、各大平台轮番播出作品,不得不说李一桐是靠作品“正当红”的女演员。

黄蓉是完美的好角色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现在是不是忙得没时间回济南?

李一桐:现在工作量很大,不能常回家,但是只要有回家的机会,我就会在家呆上一段时间。

我妈特别喜欢看齐鲁晚报,记得小时候我总是帮我妈取报纸,那时候还开玩笑说“每天都是齐鲁晚报,天天见”。到现在我妈还在看你们的报纸。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观众真正认识你始于新版《射雕英雄传》,这部剧带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一桐:我一直觉得是角色成就演员。拍完《射雕英雄传》很多人开始喜欢我,这是黄蓉这个角色给我带来的一些光环和观众的认可。所以,很感谢金庸先生刻画出如此完美的人物。我觉得,黄蓉是完美的好角色。

从戏外来说的话,《射雕英雄传》,练就了我“金刚不坏之身”。这部戏是在酷暑的环境下拍摄的,每天身穿厚戏服,每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拍这部戏很辛苦,但确实锻炼了我自己,拍完到现在,我的抗击打能力一直都特别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黄蓉是金庸原著中家喻户晓的角色,你当时接拍有没有压力?

李一桐:化解压力的方法就是看原著。说来也巧,我没有看过任何版本的《射雕英雄传》电视剧,当时导演建议大家去看一下83版或是94版,可我当时想要规避模仿,坚持没有去看。直接买了原著阅读,读了好多遍。黄蓉这个角色给我的感觉就是她追求自我完美,做菜、武功都会,性格好,又执着于爱情,还是贤内助,有着家国情怀。这个人物真的很好,一直感谢黄蓉这个角色。

陆文昔太虐心很有压抑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鹤唳华亭》中的陆文昔爱而不得、父兄惨死,进宫复仇还要因误会而遭遇酷刑,被称为“史上第一虐心女主”。是什么打动你,让你接下这个角色?

李一桐:陆文昔的故事是真的虐,但不是为了虐而虐。她身上背负的东西挺多,她的痛苦也来源于很多地方,但打动我的是她的坚韧。外表柔弱,内心的劲儿无穷大。

这角色很虐,但身上没有负能量,如果我觉得角色身上有负能量,会排斥这个人物,也演不好。陆文昔的坚定和坚守最动人,但诠释这个角色,带来的压抑感很强烈,角色内心拧巴的东西非常多。走出这个角色,我想要把自己的内心先捋顺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本人很开朗乐观,但《鹤唳华亭》《半妖倾城》《媚者无疆》等剧中的角色很虐心,喜欢有反差感的角色?

李一桐:这么多虐心的角色,我也在想为啥(大笑)。

当然是性格越相近的演起来最容易,演自己最简单了。但其实每个角色身上,也都能找到与演员本身相似的地方。我喜欢接一些有挑战的角色,跟我本人反差会强一些的,这样你可以去过另外一个人的人生,是件挺有趣也很过瘾的事情。当然这需要演员深刻领悟角色身上想要体现的东西。

我现在需要

让台词更好一些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接受专业表演训练吗?

李一桐:我在刚签约经纪公司时,公司就帮我报了班,让我进行了系统的训练。刚开始学习绕口令的时候,就来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接拍了第一部戏《半妖倾城》。从那以后,就一直在拍戏的实践中训练自己。不过,学过舞蹈对拍打戏真的很有帮助,身体协调性和动作的宽展度能很快地达到武指老师的要求。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在表演上,观众说你很有代入感,你觉得自己的表演是有方法的,还是侧重通过经验去表达?

李一桐:我不是科班出身,具体说怎样一个表演设计,才能更打动人,我没有学过,也没有方法。演戏时,我所表现出来的就是自己当下的真实状态。

在现代戏中,比如两个角色关系很近,我们有相近的口头禅,我们两个演员可以设计一下,可能更有记忆点。我不愿意为角色设计一些看似有技术的动作,而是更真实地去表达当下感受到什么,把感受呈现出来就好了。我总是担心在表演上有太多杂念,反而更不容易打动人。我就是怎么理解这场戏的,就怎么去表达。

比如《鹤唳华亭》中的陆文昔知道爹爹、哥哥死了,我就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陆文昔,感受到最亲近的人离开我了,跟随那种状态,角色自然出来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年轻演员很多人台词不过关,你的《鹤唳华亭》《媚者无疆》中的原音真的很不错,这背后下了功夫吗?

李一桐:大家对我真的很宽容。其实,我对自己的台词并不满意。

拍戏的现场你会发现,黄志忠老师、张志坚老师台词才是真的特别好。他们在“朝堂”上一对话,共鸣能跑出“几千里之外”的那种,那才是真正的台词好。

我曾经去讨教过一些台词课老师,老师们告诉我不要去关注太多教科书上的重音逻辑,这个逻辑其实应该是当下你的审美和你的感受。汉语博大精深,台词的重音点放在哪个地方都有不同的解析和解释,所以演员的审美和理解特别重要。当你真正理解了人物和故事,再去表达自身的意思,就不太容易出错了。

老师们建议我每天早上读读报,读课文等,这些也是有帮助的。我现在需要坚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多练习台词,练好平舌、翘舌、前鼻音、后鼻音等,就是继续让台词更好一些。

不会因配置、流量选剧本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演过多部剧女主角后,现在选戏的标准是什么?

李一桐:我首先看自己有没有欲望去演绎这个角色,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如果我喜欢这个角色,就愿意去演。如果自己都不喜欢这个角色,光为了它的配置或者对方演员的流量,或是它有某一个爆点的话,不太能让我接这个剧本,这些都不是我的评判标准。

我也没有刻意地去选古装戏,选剧本一切还是从人物出发。古装也好,现代戏也好,年代戏也好,看剧本还是先看它想要表达的人性上的东西、传递的情感等,这样就不可能完全规避什么题材,一切从人物出发。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你今年简直是“劳模”,播出多部戏,还有多部待播。高强度地投入工作,有何好处和坏处?

李一桐:其实一部接一部拍,我觉得不好。每一部戏之间都应有一个空当期,让自己放空一下,这样最好了。跟一个角色告别之后,才能好好进入下一个角色。但这两年总是出现刚拍完一个戏下一部戏又是我非常想要尝试的作品这种情况。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畅想、规划是什么?

李一桐:规划的话,就是接好作品,一步步,一点点地往前走。

我从小就对人生没什么计划,也从来没计划过当演员。我毕业之后,干过与舞蹈专业相关的工作,比如舞蹈老师、舞蹈演出等,还曾经想过开一家茶馆,选产品,选店铺,都差不多的时候,遇到了现在的经纪人,经纪人说服了我,让我觉得有演戏的可能,后来决定当演员。就是在签了公司,开始上表演课的时候,于正老师的《半妖倾城》就接下来了。并非是规划好了就能按照规划走,有可能走着走着就遇到自己喜欢的行业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怎么看待明星、演员的“红”?常年霸占热搜是一种红,每年四五部作品,把自己藏在角色里,出成绩,也是一种红,你目前最看重什么?

李一桐:我觉得要看个人想要什么。现在大家评判红的标准是什么,我一直不太明白。

一直在热搜上是红,还是被大众所熟知是红?红与不红,与我本身做演员这件事情其实没有太大关联,我拍某一个角色,是因为喜欢这个事业,而不是说为了红。我在角色当中找到快感、找到幸福感其实就够了。红与不红,不是我做演员的初衷。

  • 上一篇:谭卓 不喜欢、也不会被所谓的规则框住
  • 下一篇:《鹤唳华亭》导演杨文军:有如今效果罗晋功不可没
  • 娱乐吧始建于2013年,主要提供包括美女明星、电影、电视、综艺、动漫、音乐、戏剧、演出等消息以及海报等,另有专业美女图片供各位网友欣赏各类性感美女图片(本站美女图片均不露点)。